您當前的位置 : 安慶新聞中心桐城市

紮根田間的農機『醫生』

2018年05月17日 08:26  來源:安慶新聞網  作者:王虎

  『喂……好的,我馬上就到。』接電話的,是桐城市向陽農機服務站的負責人徐向陽。5月1日是勞動節,他仍舊在站裡忙碌著。一接完電話,就駕駛一輛維修服務面包車,沿著村村通水泥路向報修人所在位置疾馳而去。

  多年來,徐向陽行走在鄉間的路上,用自己精湛的技術修好了一臺臺農機。就像他的人生格言一樣,『生命不息,奮斗不止。完成工作只是剛剛及格,勇於鑽研纔能更加優秀』。

  圖為徐向陽正在維修農機。

  在挫折中轉型

  今年44歲的徐向陽,是桐城市范崗鎮聯合村村民。上世紀九十年代初,19歲的徐向陽背著父親制作的毛刷樣品下海,走南闖北搞推銷。推銷需要一副好口纔,察言觀色,能言善辯,這對於天性內向誠實的徐向陽來說,無異於趕鴨子上架。

  『一年下來,別人賺得盆滿缽滿,我不僅沒賺錢,反而倒貼了路費。父親感嘆我不是做生意的料。』徐向陽告訴記者,自己也在反思:對機械感興趣,何不從事修理行業,當一名平凡的修理工呢?

  父親得知兒子的想法,便送他去安慶市青少年宮學習機械修理。結業後,他在桐城市掛鎮街頭開了間摩托車修理鋪。當時摩托車少,他就兼修自行車。自行車在他手裡是小兒科,修不過癮,他又學會了補胎,農用車、三輪車、摩托車、小四輪,樣樣能拿下。幾年後,他的修理技術日益精湛,在當地小有名氣;而他,也在修理實踐中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坐標,咂摸出絲絲甜味來。

  上世紀九十年代末,當地農機手發起成立了桐城市聯合收割機協會,聘請他為協會修理工,為會員提供機械維修保養服務。盡管沒有系統地參加培訓學習,但憑著對機械原理『一通百通』的悟性和勤學苦鑽的韌性,他通過自學,很快掌握了修理技術,全喂入、半喂入式聯合收割機的維修保養、故障診斷與排除,沒有一樣能難倒他。

  有一次,他竟然能憑手機傳來的收割機運轉聲響,『聽』出故障部位並遠程指揮對方按步驟操作,將『病』機子治好,讓人佩服得五體投地。

  在服務中守信

  進入新世紀以來,在農機補貼政策的拉動下,桐城市農機擁有量快速增長,農機維修需求日益旺盛。為了使越來越多的農機具『病有所醫』,2010年,徐向陽建立了向陽農機服務站,召集了三名修理工,自備運輸車輛和零配件,下鄉巡回開展農機維修服務。

  農機具故障往往沒有規律,無法預見哪臺機械何時會出毛病。接到機手報修電話,徐向陽立即帶上修理工具和備用零配件,趕赴田間地頭進行搶修。農忙季節,時間就是糧食,農戶留給他檢修的時間並不多。徐向陽穿上工作服,卷起褲腿下田,擼起袖子就乾。夜裡沒有燈光,他就用蓄電池接上燈泡照明,徹夜奮戰,終於按照對方的時間表,在黎明時分將機械修好,沒有耽誤第二天下田作業。

  農業機械泥裡走,雨裡淋,外露的零部件很容易鏽死,拆卸費時費力。別人圖省事,采取切割、打孔等方式進行破壞性拆卸,但是徐向陽卻不,他用柴油浸,用除鏽劑噴,一點點地敲、擰、鏨、剔,盡量降低修理成本。

  機械修理專業性強,可謂隔行如隔山,一些機手擔心過度『醫療』,小病大治。然而在徐向陽這裡,這種擔心純屬多餘。作為土生土長的莊稼漢,他更懂得種田的辛勞和掙錢的不易,總是想方設法替用戶省錢——自己帶來的零配件不加價,除鏽劑、砂紙等修理器材不加錢;在檢修中,能夠換位替代或修磨恢復的,就不換件;能夠更換單個零件的,決不更換部件總成。

  『當然,在換與不換之間,會根據零件使用壽命、保養周期、作業時長、誤工成本,拿出費用最低的維修方案,讓用戶權衡。』徐向陽介紹。

  好榮譽就是一張好名片。提起徐向陽的名字,周圍幾十裡的農機手無人不知,每年找他維修保養的固定用戶就超過200戶,臨時約請的不計其數,甚至連與鄰市交界的農機戶也捨近求遠,要他過去維修。

  在辛勞中堅持

  近些年,農業機械更新快,為了盡快掌握新型農機具的結構原理,徐向陽堅持自學,並將所學知識應用於實踐,在實踐中不斷摸索,刻苦鑽研。每一款機型,他都收集了結構圖紙和使用說明書,仔細研讀,維修中按照圖冊零件編號向廠家申請發貨。在他的書房裡,保存的農業機械書籍和結構圖冊就有厚厚的一堆,足有近百本。

  修理是件苦差事,尤其是像他這樣帶著工具下鄉來回奔跑的農機『赤腳醫生』,更是辛苦。彎腰,低頭,平躺,下蹲,都是常見的姿勢,幾十分鍾不換體位。仰躺在車架下狹小的空間舉手擰螺絲,掄起大鐵錘錘擊難拆的鏽蝕件,搬運笨重的輪轂、殼蓋等鑄鐵件,既耗費體力,也需要毅力,一天下來,常常是手酸腰脹背痛膝蓋麻。

  除了苦,還有髒。徐向陽的手上、外套上總是油膩膩的,汗水漬進眼裡,蚊蟲叮咬在臉上,手背一抹,就成了大花臉;手掌紋、指甲縫,黑乎乎的油污難以洗清;回到家,身上總帶有一股機油味,甚至連頭發窠裡都是,從來沒有嫌棄過。

  因為髒、苦、累,很多人不願意乾。但是徐向陽卻不。『自從愛上它,就跟它鉚上了勁。』徐向陽這樣說的,也是這樣做的,二十五年來一直默默堅守,不改初心。每年從正月十六當地農村完年,到冬小麥播種結束,全年三百多天都在忙於『出診』,累並快樂著。正是由於他的堅守,機手沒有了『維修難』的後顧之懮,纔可以甩開膀子加油乾,農民種田也更有了盼頭和奔頭。

編輯:吳天
相關新聞

大美天柱山

社會熱點

宜城宜游

簽證中心收費價格虛高 快遞、翻譯等數倍於市場均價

宜城宜居

業內:中國房地產租賃成長空間大 『機構化』是必然趨勢